澳门金沙官方网站

经济全球化与国家竞争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进程,竞争日复一日。每个国家都有着自身的优势和劣势,在棉花市场中亦是如此。埃里克·奥森纳以棉花为切入点观察全球化,客观地反映了全球化的实际情况。就几个棉花种植大国而言,国家间的竞争与全球化同在。全球化并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它不仅通过国家影响我们,而且更是通过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的作物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关键词全球化 国家 竞争
  
  “有个人走路时看见路边有一颗茁壮生长的灌木,枝头挂满雪白的苞蕾。不难想象,这个人会伸手去摸,于是人类发现了棉花的温柔。”
  棉花对于我们来说,是随处可见的物品,但在小小的一片棉布上,折射出的是世界一体化的不断发展。从公元前326年亚历山大东征时将棉花籽从印度带回欧洲,到18世纪开始的广阔的全球性的市场需求,棉花从被种植到被加工成品销售,带动了第一次世界化的形成。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全球化并不是美丽无暇的,生产发展带来就业机会的增多,但同时也造成了国家间的发展不平衡。就几个棉花种植大国而言,国家间的竞争与全球化同在。
  一、私有化和政府补贴,还是自由贸易
  大概美国的棉农是世界上最高枕无忧的农民了。美国政府一边高举着自由竞争的大旗,同时又通过各种手段来保护本国农民补贴;知识产权、技术、卫生标准;非常灵活的关税壁垒。单说政府补贴,就可分为三大类,分别是生产性补贴、销售性补贴和贸易补贴。虽然有补贴限制的规定,但从2005年到2015年间,美国政府用于农业的补贴性贷款仍高达1900亿美元。
  在这样强有力的政府政策的保护和支持下,美国的棉花出口量不断攀升,在世界出口市场的份额由1998-1999年度的17%增加到2002-2003年度的42%。 但既然美国的出口份额增加了,必然就减少了其他国家的出口份额,马里就是牺牲品之一。马里建国初期实行的是计划经济,强调国家对经济实行全面干预。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马里与多数非洲国家一样发生了经济危机,原有经济体制的弊病逐渐暴露出来。由于国家对经济统得过死,经济缺乏活力,国营企业亏损和粮食短缺严重。70年代末,马里国营企业亏损达整个国民总产值的6%。片面重视工业,忽视对农业的投入造成粮食严重短缺。这一时期,马里外债高筑。
  正如埃里克·奥森纳揭示的那样,当一家国有企业垄断了棉花市场、占据了全国出口收入的二分之一的时候,没有那个官员能抵得住金钱的诱惑,CDMT公司 被慢慢蛀空,不能够继续维系这个国家的经济体系。由于全球化的发展,生产资料不断得到积累,迫使企业之间、国家之间开始竞争,逼迫他们为了生存而展开创造性的劳动。而对于一个公有化的企业、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言,尤其是马里的CDMT公司,由于它基本上垄断了马里的棉花市场,因而在这个国家内部感觉不到压力,致使它失去创造的动力 。当全球化的潮流来袭,这个没有创造力和改革动力的国有企业就面临着灭顶之灾。为了保证国家经济的稳定,马里不得不接受世界银行提出的“以经济市场化和贸易自由化为特点的‘结构调整’方案”。 私有化并不受到农民的欢迎,但却是保证马里不被经济危机压垮的唯一方法。
  但如果美国没有补贴、马里继续棉花生产国有化,全球开展自由贸易,世界棉花市场将变成什么样?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一书中提出,美国不惧怕自由贸易,纵使中国、印度等国家可能提供大量的廉价劳动力使美国的非熟练工人失业,但随着全球化的进展,就业机会伴随着大量的新兴职业出现。而他认为美国拥有的知识工人的数量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多,只美国持续不断地培养出掌握了先进技术的知识型工人,那么美国就可以在自由贸易中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其他国家也在发展自己的优势。但本文认为,首先没有人能够断定在未来美国的科技水平依然是世界第一、美国的熟练技术工人所占本国工人的比例依然领先于他国,因此美国不能保证本国贸易不受冲击。其次,就算美国能够凭借大量的掌握了先进知识技术的工人保障贸易,而中国等依靠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发展,表面上两国各有优势,但会不会因此造成美国心理上的优越感(虽然现在已经存在这种优越感)从而产生霸权主义、影响世界的稳定?
  因此本文认为,适度的保护手段还是需的,因为现在还不是一个已经高度发展、科技水平达到极致的世界,也就是说,自由贸易体系下想达到国家间贸易平衡,并不是一件容易、稳定的事。美国采取了政府补贴,虽然使得马里等国家贸易受损,但却打破了马里棉花市场不思进取、毫无创造的现状,长远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二、活命,还是致富
  全球化带来了很多发展上的悖论。对于资本主义而言,越是生产力和生产资料集中的地方,生产水平越高,创造的资本也就越雄厚。而当一个国家,或一个城市的资本雄厚并进行进一步的发展时,就需更多的劳动力。于是较为贫困的国家或地区,尤其是农村人口,大量涌入城市,在促进城市发展的同时使得大量农田荒芜,农村经济水平受到进一步的抑制。结果就会使城市和农村、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尤其是第三世界的发展中国家,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并陷入这样的恶性循环。
  就埃及而言,埃及具有得天独厚的生产长绒棉的自然优势,是世界上优质长绒棉生产和出口的第一大国,总产量和出口量占世界的50%以上。埃及栽培的全部是长绒棉(绒长29~34ram)和超长绒棉(绒长35mm以上),近年棉花面积35万hm2(500万亩)左右,棉农约100万户;总产皮棉约25万吨,常年出口皮棉10万吨以上。因此单纯的从增加出口额度的角度考虑,埃及应该尽可能多的种植棉花;但一方面,城市在挤占耕地;另一方面,粮食作物求保护它们的种植面积,以保证能够养活埃及人民。三者相互斗争,使得埃及面临土地分配的困境。若试图通过提高单位面积的产量来解决问题,则需规模化生产和经营。1952年7月革命后,上台执政的纳赛尔将土地进行分散管理,将一定比例的土地私有化。若将土地变为规模化经营,则意味着推翻这种私有制;而一般情况下,当涉及到土地重新分配问题的时候,一个农业为主的国家容易出现内乱,被损害利益的农民对于新的分配政策多持抵触心理。因而如果埃及不能妥善解决土地管理的问题,则在全球化的竞争中,实力大打折扣。鉴于非洲本身的地理条件,包括埃及在内的很多非洲国家都面临此类的土地问题。
  而对于巴西来说,巴西棉花在世界上占有很重的地位,常年产量居世界第六位,出口量居第四位。18世纪英国的工业革命带动了巴西的植棉业,两次世界大战对巴西棉业都产生了较大影响,总体是对巴西植棉有利,促使巴西棉纺织厂大量发展。20世纪的60-70年代,巴西棉业又进入快速发展时期,产量攀升,至1968年达到200万吨,在国际上于美国、苏联、中国和印度之后,成为第五大产棉国。广阔的亚马逊热带雨林似乎蕴含着无数可能,然而是牺牲全球人的氧气换取本国的发展还是保护自然环境,看上去是一个易于选择的问题当然保护环境,地球是我们唯一的家园。但是当一个国家面临着数百万计的无地者的时候,巴西政府对于砍伐森林和垦荒放任自由,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吧。
  三、低廉劳动力,或是高端专利技术
  对于世界上其他棉花种植大国而言,13亿人口的中国就像是一个噩梦。你有大量的自动化机器?你有高端的科研技术?中国有大量的劳动力。大量的并且廉价的劳动力。随着全球化的进程,来自中国的熟练工人可能会以更低的工资求作为优势从而占据其他国家相同水平的工人的职位,而中国的非熟练工人,因着他们庞大的数量以及更低的工资求,成为其他国家非熟练劳动力的巨大威胁。

  为此,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不断地向中国政府施压,求提高中国工人的工资。令他们稍感放心的是,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和对于科技发展的日益重视,中国熟练技术工人的工资慢慢地向美国以及世界水平靠拢,并没有使全球平均工资下降。但另一方面,中国硕大的人口基数决定了非熟练工的工资问题无法按照西方国家的意图解决,或者说,迅速解决。因为如果普遍提高了这些劳动性工人的工资,就会使那些还留在农村务农或是无业的人对“打工”和“赚钱”产生更大的兴趣和信心,更多的人从田间涌向城市,加入打工的行列。当这些并没有专业技术的可替代的工人数量超过雇主需求时,为了谋求更大的收益 ,雇主就会扩张生产规模,同时削减工人工资。因此中国现在的劳动市场也就形成了这样一种畸形的平衡。
  因此,其他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想同中国竞争,就不得不从其他方面下手,如美国政府仗着国力雄厚为棉农提供多种补贴。而其他国家,如巴西、法国等没有如此大的资本和气魄,便转而从技术手段下手。无论是蜘蛛和棉花的联姻还是有着极好记忆力的法国棉花,走的都是中国暂时无法获得优势的高层次消费路线。一件Chanel的纯棉T恤可能随随便便就被卖到五六千甚至上万元 ,同时在七浦路这样的服装批发市场,十几元的衣服比比皆是。普通消费者在感叹凭什么这些奢侈品牌把价格定这么高的时候,可能在世界上某家Chanel的旗舰店里就有个有钱人面不改色地刷爆了一张信用卡。商家对价格的肢解除了设计、运输、储存、销售和利润,剩下的部分就是原料的费用了。棉花能有多贵?估计这是很多人都想问的问题。中国为什么没能有这种世界顶级品牌?大概是第二个问题。
  所以,这并不是棉花贵贱的问题。就算原料是转基因作物或是有记忆力,就算价格真是普通棉布的数十倍甚至数百倍,重点在于一部分不在乎价格的人需这种与自己的身份相称的品牌。既然是彰显身份的品牌,自然不能大批量生产,而年产量极少的纯手工的产品除了把价格定高、提升利润空间,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保证盈利。既然是手工制作,必然对于工人的技术有着很高求;同时不多的数量,就限制了工人的数目。双重作用下,此类奢侈品在中国会有良好的市场,但却无法出生在这里。
  因此,在全球化的进程中,不能一味苛求发展中的中国提高工人的工资待遇,毕竟中国的经济发展并非全部依靠于低工资、加班加点劳动或是拖欠工资;同时,高速的经济发展已经暴露了它的弊端,如何解决贫富差距不断增大、环境破坏严重等等问题,都是中国需面对的严峻挑战。一方面,工业化带来了商品和资本主义的发展,从而推动了社会劳动力的进步,引发了竞争,最终导致了全球性的合作与交流,而18世纪开始被大量种植的棉花,恰恰正是自行组织起来的第一次世界化的导火索 ;另一方面,全球化并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它不仅通过国家影响我们,而且更是通过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的作物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参考文献
  [1]埃里克·奥森纳,《棉花国之旅——世界化的精妙缩影》,新星出版社2009年3月第1版;
  [2]冯金华,《经济全球化和国家竞争优势——贸易、效率和适度自由化》,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8年7月第1版;
  [3]张宇燕,《全球化与中国发展》,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年5月第1版;
  [4]王列、杨雪冬 编译,《全球化与世界》,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11月第1版;
  [5]托马斯·弗里德曼,《世界是平的——21世纪简史》,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6年11月第1版;
  [6]张忠祥,《马里经济结构调整述评》,《西亚非洲》2006年第4期;
  [7]章杏杏、朱启荣,《美国棉花补贴政策及其影响作用》,《世界农业》2005年第8期。
  

共2页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