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官方网站

浅析刑法中占有的相关问题

  随着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逐渐深入,财产犯罪的类型日趋复杂,传统的法律适用已不能完全解决现实法律缺失的困境。犯罪行为的罪名厘定及类别甄别都面临着以往未曾出现的严峻挑战。而在盗窃、抢劫、抢夺等财产性犯罪中,占有乃是其中财产所属永恒讨论的话题,也是我们进行行为判断的重依据之一。明确刑法中的占有问题无疑对我国当前的法律适用,财产犯罪控制及经济社会稳定发展都大有裨益。本文拟以刑法中占有问题的界定为视角,深入探讨这一概念在司法适用中的现实问题。
  关键词刑法占有客观素主观素
  作者简介李子超,合肥通用职业技术学院。
  中图分类号D92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12-074-02
  
  侵犯财产犯罪是古之即有的一种犯罪形式,因其发生概率高和发生条件简单成为法律重点控制的对象之一。也正是由于侵犯财产犯罪的发生率高,犯罪形式各异,具体案件的发生具有极强的特殊性,而普遍性的法条在抑止该种犯罪时无法起到应有的效力。传统的刑法学理论认为,侵犯财产犯罪的客体是财产的所有权,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模式日益升级及高新技术的迅猛发展,财产性犯罪的具体形式已经有所突破,出现了更多的跨域犯罪,从而使财产性犯罪与其他罪别间的界限越来越少,使得现有刑法保护条文的效力不再具有原有的威慑性,无法实现其保护功能,由此产生了新的法益侵害学说。
  一、财产犯罪的法益——占有
  对刑法意义上的占有具有一个清晰的认识,首先就解决几个基本的问题,即财产犯罪的侵害客体到底是什么?刑法保护的法益又何在?这在各国和历史的法律文献中,都有着不同的阐释。在农耕社会,由于生产力的限制,市场交易不发达,财物的占有和所有往往是一致的。但随着社会经济水平的逐步发展,商品经济的盛行带来了市场交易的繁荣,同时也带来了财物所有与占有间的分离,由此产生了财物占有间的相关问题,这也是本文讨论的必性所在。
  (一)国外关于占有的法益理论
  1.本权说
  本权说,是指以财产侵犯性犯罪中保护法益为所有权和其他本权的学说,在这里,本权多指民事意义上的权利。该学说认为,当行为人以不法手段取回自己所有的但为他人不法占有的财物时,其行为不构成侵财犯罪;此外,侵财性犯罪保护的法益只限于合法的法益保护,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不在该法益保护范围之内。故而,财物所有人对非法占有财产实施的不法获取,是不构成侵财犯罪的。
  本权说发源于日本,其成立依据主有以下几点
  首先,“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该学说立足的根本,在日本旧《刑法》的表述中,盗窃罪的罪名辨别是以窃取他人财物为标准的,即自己所有的财物不在其列。
  其次,日本旧《刑法》第371条规定“即使是自己的物,在作为典当而交付他人或者根据官署的命令而交由他人看管的时候,盗窃该物的,以盗窃罪论处。”由此可见,虽然是自己所有的财物,但是基于合法的权益交接,法益保护依然针对权益的占有,而非占有权,因此,日本在这一权益保护时采取的是本权说。该学说适应了当时日本的国民经济发展状况,也是司法实践的需而诞生的理论成果。
  2.纯粹占有说
  纯粹占有说是指,在财产性犯罪中,刑法保护的法益是行为人在财物上所享有的事实上支配控制的状态,即占有本身。该学说不以财物的所有权为甄别标准,纯粹保护财物占有人的权益。在该理论覆盖下,行为人若通过不法手段谋取自己所有但为他人占有的财物,属于犯罪行为;此外,由于该理论的保护覆盖范围容纳了不法占有的权益,故而非法的占有权益也在保护之列。该种理论覆盖下的法律秩序以维护财产持有的财产秩序为准,财物的所有权不在法益保护考虑范围之内。侵财犯罪的客体是财物本身,而不是财产的所有人。
  该学说的理论支撑主有
  首先,日本现行《刑法》在财产性犯罪中的表述,由“他人的所有物”改为了“他人的物”,已超越了所有权的限制,转而保护财物的持有人,即占有的保护。
  其次,日本现有《刑法》的新规定实质上保护的是财物占有人的法益,这样看来,只是财物的占有人,无论其占有性质是否合法,都将受到法律的保护,在这样的保护体系之下,财物所有人即使采取了收回财物的行为,如无例外自救,都被认可为侵财犯罪。
  (二)国内关于占有的法益理论
  国内的占有法益理论发展历程和我国社会发展历程与法律发展的历程息息相关,同样经历了一个公私财产的占有权到公私财产的所有权和通过法定程序恢复应有状态的占有再到财产的占有的过程。
  1.所有权说。所有权说是我国刑法理论中传统的观点,该学说认为,财产侵权的侵犯客体是公私财产的所有权,除了对财物的挪用外,都是对财物整体侵犯,该学说的财产性犯罪的认定也基本如此。从法理的角度上讲,所有权说中的公私财物可从两个方面说起,一是私人财物必须是他人合法所有的财物;二是其他财物由于其所属的性质,归于国家、集体或他人的,也应有相应机关进行追缴,而不能简单的任意侵占。
  该学说广泛使用于我国早期的司法实践,对我国的公私财物持有秩序稳定起到了极大地维护作用。但是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社会财物同样出现了所有及占有的权限分离,且该现象也逐渐普遍。同时由于我国的国情现状,在我国的所有权划分中还存在一定的利益关系即财物的所有人通过转让财物的占有,收取一定的所有权收益,而占有人则通过对财物的占有实现利益收入。若此时我国仍采取所有权的法益保护必然不能适应当前的经济发展态势。因此在我国2004年的宪法修正案上已然否定了所有权说,但其作为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存在过的理论实体,我们仍须对其进行一定的分析。
  2.混合说。混合说在我国的司法适用中类似日本的本权学说,但又具有一定的区别。该学说认为,随着经济发展态势的变更,原有的所有权说已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步伐。于是混合说就应运而生,该学说认为,在财产性犯罪中,刑法法益首保护的就是财产所有权及其本权,而不是针对财物现实占有的保护。但由于存在日本本权说的先鉴,我国在混合说的使用中,对财物占有的回归主采取法定程序来进行恢复。如财物被非法占有后,若通过不法手段收回则需司法部门的介入恢复被害者对财物的占有。
  该学说的成立对我国的刑法法益保护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混合说的成立极大地保护了财物所有人的利益。在当前的经济态势下,由于财物本身在发生租赁关系之后产生的经济效益往往是在所有权之外的,这样的经济关系是在传统法益保护之外的,混合说的确立将之也纳入自身保护的范围之内,从而有效地维护了财物所有人的利益;此外该学说还就非法取得占有不能对抗本权进行了解释,避免了因财物所有人为取回财物而施以的非法行为。
  二、刑法中占有概念的厘定
  由于我国法律类属大陆法系国家,故对占有概念的认定也应偏向对该领域的认识。而在大陆法系国家的占有概念认定中往往偏向民法领域,但刑法作为独立的部门法律,其占有概念必然具有与其他法律不同的特征及内涵。
  (一)刑法中占有概念的界定
  在刑法的占有概念界定上,学界历来都有着不同的看法,大致有以下几种(1)管有说,即财物只存在于某人的管理持有范围之内,无论该物的所有者是谁,都构成占有。(2)事实及法律上的控制支配说,即某人只需在事实上具有支配该物,从而达到排除他人控制或者支配的可能性,便构成占有。(3)事实上的支配说,该学说认为,只有主体对财物的控制达到能够通过真实的意思表示进行法律行为并达成事实行为的程度才能构成占有。(4)处分可能状态说,若主体只对该财务有能够像对待自己的财物那样的处分可能性,就构成刑法上的占有。

  占有从外部表现来看是对财物的持有管理,而在内在实质中,则表现为对事实的控制与支配。这种内在的控制特性又自然的排除了他人介入的可能,使之成为财物唯一的占有者。由此,笔者认为,占有概念的确认在上述说法的评述中最为接近2、3两种,加上在具体实践中事实支配说与法律支配说上的雷同,可基本认定占有的概念即为只主体能够在事实上控制财物,并能在对财物的支配上行使独立自由的意思表示已达成结果,以及自然地达成对其他支配的排除即是占有。
  (二)刑法中占有概念的特征
  由上述内容我们可得知占有的概念内涵,同理总结出其应具有的相关特征
  1.现实性。由前文内容可知,由于刑法实践的求,占有的实现必须是事实上的占有,而非观念上的占有,这就和民法领域的占有相区别。当然,在具体的司法适用中也不能武断的以现实财物的持有来确定占有,而通过具体的事例与之相结合,从而在更大的意义上保护法益。
  2.排他性。由于占有的实质是对财务的支配和控制,因此占有的实现以对其他支配权力的排除为前提,即其所有主体的唯一,这就在客观上决定了不再有其他主体对其行使支配,也就是我们所称的排他。排他性对占有主体来讲则是扩散意义上的占有,以其对财物的占有实现控制,但排他并非占有的实质性内容,仅是其在性质占有上的衍生。
  三、占有成立的构成素
  (一)占有成立的客观素
  作为刑法上占有认定的核心素,客观素是甄别占有成立的一大重认定标准,通过主体财物事实上的控制支配来确定主体占有状态的存在。由于这一认定的标准主由其控制时间及空间等因素综合作用的复杂产物,故而对占有认定的客观标准主有两项
  1.事实上的物理握有或持有,即现实的支配或控制状态。该认定是以占有主体的控制力为依据的,即在主体的物理支配力所能延伸至的能够排他的场所内的财物,为主体所占有。在该认定下主有三种状态一是随身携带的或能够为人为监视场所内的财物;二是主体通过在财务上附加掌控工具加以控制的财物;三是主体放置在个人排他场所内的财物。这些认定的标准都由于存在财物所有与他人相区别的特性,具备了甄别的条件,故而成立。
  2.依据一般的社会公众观点来推定占有客观状态的成立,即推定的支配或控制状态。该认定条件的确立是为了弥补事实持有存在不足时的补救条款,由于主体对财物的占有难免存在支配力量延伸不足的时候,在此情况下则可通过通识的社会准则来对占有进行界定。其评定标准一样有三条一是财物的特性,即财物的难易支配控制程度与其占有主体之间存在反比关系,财物的形状越大,越难移动,则可认定其不为人所占有;反之,则较易为人所支配控制。二是财物的位置,财务的存放位置同样对其占有的难易程度存在影响。三是财物与主体间的距离,该认定认为,财物与占有主体间的间距和占有时间同样存在巨大的影响关系。距离越近,占有时间越长则支配力越强,反之亦然。
  (二)占有成立的主观素
  在占有成立与否的判断中,还应对占有的意思即主观方面进行分析,本文认为,对于事实地支配财物的意思,其对占有成立的主观方面认定存在以下影响
  1.占有人无需作特别声明以示占有意思的存在。
  2.占有人无需持续不断地积极明确地表示占有意思的存在。
  3.主观上的控制意思,仅仅是对财物进行事实上控制财物的意思,而不是发生法律效果的意思表示,因此并不求占有人必须具备意思表示能力。
  由上可见,当客观素能够起决定作用的时候,主观素只需发挥次的补充作用。只有当客观因素不足以单独确立的时候,才会积极发挥主观因素的认定作用。

共2页上一页12下一页